噬菌体的夥伴站出来!

  • 我以台大医学院学运社团噬菌体社长的身分,下达动员令:

    全台湾的噬菌体夥伴,不要忘了25年前的誓言,

    只有台湾须要我们,噬菌体就会站出来,

    在台湾社会运动场上,噬菌体永不缺席!

    1988
    年的520农民运动,

    咱们有好多少位社员被镇暴警察打得遍体麟伤,血溅五步,

    但咱们不退却,反而更加勇敢,

    凑集更多夥伴,持续走向街头,

    由于我们晓得,台湾需要我们!

    当初,25年从前,台湾居然又发生了学运被血腥镇压的惨剧,

    好多纯真热情英勇的学生,博乐通,被打得头破血流,

    甚至爬行倒地、昏厥从前,令人痛心,不?!

    为什么会酿成这样的局势?

    因为台湾民主,已经倒退了25年,博乐通

    这个国家的施政,已经沦为一、二人专断独行、任意妄为的游戏,

    他们正在把台湾带向一条有去无回、永恒不能超生的绝路!

    25
    年前,他们说,跟中国打交道,台湾会逝世得很惨,

    25
    年后,他们又说,不跟中国往来,台湾会逝世得很惨,博乐通

    都是你们的话!

    实情是,台湾若继续让你们带领,才真正会去世得很惨。

    当年,我们的活动歌曲是<勇敢的台湾人>:

    「咱着打拼,无论任何拦截,

    消除万难,前程无限,勇敢的台湾人!」

    当初,太阳花学运之歌,最后一句也是「英勇的台湾人」,

    这是两个世代间的号令与响应!

    大胆的噬菌体夥伴们,

    让我们回到街头,

    连续奋斗!